世界城市的色彩規劃建設對上海的啟示
2019-04-26 09:56
字體
保護色
打印
返回
關閉

一、世界城市都積累了編制色彩規劃與實踐經驗

世界城市對城市色彩規劃已有200年歷史,經歷都靈(注重建筑色彩的視覺愉悅)、巴黎(在地理環境對色彩表現等人文因素影響理論基礎上,宏觀地探索以色彩保護和改善自然人文環境)和東京(關注色彩融入城市服務和城市發展的問題,形成了現代城市色彩規劃體系)三個代表城市的時期。城市色彩規劃建設的作用和經驗如下:

1、發揮城市色彩規劃在完善城市空間中的作用

在三個方面引導和推進城市色彩規劃和建設:一是推動了城市色彩和城市空間景觀的協調。例如,1980年代倫敦在景觀學者主持下,把色彩作為城市空間要素,根據泰晤士河各段功能定位和景觀節點,進行色彩規劃,色彩研究從局部上升到城市空間,增強了城市功能和色彩景觀和諧。二是加強了城市色彩和城市功能分區的一致。例如,1961-1968年的大巴黎城市色彩規劃調整,對歷史古跡、普通民宅的墻體要求了統一采用奶酪色粉刷,建筑屋頂和埃菲爾鐵塔等采用了深灰色涂飾,形成了巴黎標志色。法國其他地區,關注了住宅區色彩景觀,推動提升了生活品質。三是建立色彩法規和管理體系,保障城市色彩規劃落地。如日本,1992年建設廳的“城市空間的色彩規劃”法案,要求色彩設計為城市規劃或建筑設計的最后環節,并需經專家委員會批準。1995年大阪市《色彩景觀設計手冊》,通過對建筑色彩的規范、條例和引導,提升了城市品質。2004年以后,隨《景觀法》通過,日本各地開始編制景觀規劃和色彩規劃,形成了城市色彩申報、審批和管理制度。

2、政府在城市色彩規劃中發揮主導作用

世界城市色彩規劃中,政府發揮主導作用具有決定意義。例如,日本城市的色彩實踐比歐洲城市起步較晚,由于中央政府和東京、大阪等城市等各級政府在色彩建設中發揮主要推動者作用,日本形成了完善的色彩法律和規劃制度,建立了中央到地方城市色彩建設的行政架構,日本色彩建設發展迅速,成果斐然。歐洲許多城市色彩規劃仍然局限在歷史遺產和部分地區,色彩更新主要采取學者民間推動的“自下而上”方式,規模普遍不大,影響也相對有限。但是2000年,阿爾巴尼亞為改變地拉那城市面貌,新當選市長召集藝術家,開展以繪制涂鴉為形式的“色彩運動”, 生動活潑的城市建筑和公共空間顏色極大提升了城市活力,推動居民找回對城市的歸屬感,實現了“色彩讓各種改變發生”,成為了城市色彩規劃的典范。

二、對上海的啟示和建議

有三個啟示和建議:

1、開展城市色彩基因數據庫基礎調查

要借鑒世界城市的實踐經驗,根據《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(2017—2035)》提出的城市發展方向和總體目標,按照“五個中心”的定位,結合精細化管理的要求,統籌自然環境、城市空間、歷史文化、城市精神等要素,抓緊開展城市色彩圖譜的基礎研究,建立上海色彩基因數據庫,形成后續色彩規劃建設的基礎。

2、加快城市色彩規劃和管理體系建設

改變上海色彩規劃的技術體系、法律和管理制度薄弱的現狀。建議把色彩規劃等內容納入到城市規劃編制體系,在局部試點基礎上,逐步形成上海色彩規劃編制的技術規范等標準。加快推進地方立法,制定地方色彩管理條例和工作程序,明晰管理主體和監督機構,保障城市色彩規劃的有效實施。

3、突出色彩規劃和建設中的政府主導作用

對城市色彩建設中民眾和政府主導兩種模式的取長補短。根據我國現行的管理體制,可借鑒日本等城市經驗,建立以政府為主導模式的推動模式。同時,針對日本城市色彩和諧有余,個性不足,特色不明和創新不足等問題,要充分發揮市區兩級政府積極性,建立各層面公眾參與的平臺和機制,“自上而下”與“自下而上”相結合,形成符合上海地域特征的色彩規劃建設模式。

  

原稿來源:華東師范大學城市與區域科學學院  包曉雯
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